人員甄別欄目合作狐說西游分數引擎
首頁>正發布>花園口:見證黃河悲傷與安瀾的歷史文化名鎮

花園口:見證黃河悲傷與安瀾的歷史文化名鎮

2019-09-03 15:22:25作者/來源:大象網

34.jpg

 

(文/孟慶國??王維翔)

在中華民族的文明史上,黃河既是一位慈愛的“母親”,又是一條橫暴的“蒼龍”。有史以來,黃河在締造、養育中華民族的同時,也給這個民族帶來了毀滅性災難,無數次的泛濫、決口和改道,歷來被視為國之大患。中國人對于黃河,既有感激,又有敬畏,既有崇拜,又有抗爭,以及夢寐以求黃河安瀾的期待。

黃河沖出晉陜大峽谷來到坦蕩無砥的華北大平原,其裹挾的大量泥沙不斷抬高著河床,使黃河由漕河變成地上懸河,稍不如意,即掙脫兩岸堤壩的束縛,沖出新的河道東滔入海。據史記載,從先秦到民國的2500多年間,黃河共決口1549次,改道26次,給下游人民帶來了沉重災難。

鄭州市花園口鎮位于黃河中下游分界線邙山腳下,是整個華北扇形平原扇軸的根部,也是黃河成為地上懸河的起點。它在黃河母親的懷抱里度過了漫漫滄桑歲月,見證了無數次黃河災難,親歷了人類治黃用黃,變水害為水利的輝煌史實,更因一場人為的毀堤扒口而名垂史冊。黃河文化在花園口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花園口也代表了黃河下游治理的最高水平。欲了解中國,必須了解黃河;欲了解黃河,一定要知道花園口。

花園口的歷史可追溯至遠古洪荒時期。由于黃河的滋潤,在這里孕育出了中華民族最早的先民---大河村人。人們在這里生息繁衍,慢慢形成了一個村莊。明嘉靖年間,曾任吏部尚書許贊在這建了一座占地五六百畝的花園,遍植奇花異木,成了附近老百姓娛樂休閑的好去處;▓@旁邊的渡口連接著涸河和黃河兩岸,花園口因此得名,并將這個美麗的名字流傳至今。

花園口黃河堤壩險工段,從西邊的花園口樞紐泄洪閘開始,到東邊的趙蘭莊,共11.6公里,這中間有壩、垛以及護岸152座。其間的90號壩,始建于清乾隆八年(公元1745年),是花園口險工的主壩。當時這條壩的旁邊有一座將軍廟,所以取名‘將軍壩’。壩長120多米,根石深23米,是黃河根石最深的一道壩。壩前立著一尊高大威猛的將軍像,是民間傳說中的黃河水神。將軍的原型是歷朝歷代的治河官吏,據傳有64位,這些人生前忠于職守,死后被老百姓懷念,漸漸地就成了“神”;▓@口的這位九龍將軍姓陳,因治河有功,被敕封為河神將軍,清朝嘉慶、道光、同治、光緒四帝都曾加封于他,是將軍中最顯赫的一位。

將軍壩西側不遠處還立著一尊“鎮河鐵犀”。高約兩米,坐南朝北,面河而臥,渾身烏黑,獨角朝天,雙目炯炯。這頭鎮河鐵犀是從開封鐵牛村復制而來的,其真身為明朝政治家于謙在開封治河時所鑄,距今已有600年的歷史。堤壩、河神、鐵犀以及眾多的民間傳說,寄托著人們與大自然抗爭,祈求黃河安瀾的美好愿望,作為黃河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沉淀在花園口這塊厚重的土地上。

花園口聞名于世,源于一場人為悲!

抗日戰爭開始后,侵華日軍沿平漢、津浦兩路南下。1938年5月,徐州失守,鄭州危急,武漢、西安震動。蔣介石下令掘黃河堤放水,企圖“以水代兵”,滯敵西犯。6月4日,先在趙口兩次掘堤失敗后,將掘堤地點改在花園口。

執行花園口掘堤任務的,是國民黨新八師,師長蔣在珍。他把幾百名身強力壯的士兵編成5個組,輪番掘堤,通宵施工。6月9日上午8時,掘堤工程完成,開始放水。第二天恰逢大雨,河水暴漲,滔滔黃水從花園口奔瀉而出,肆無忌憚地向東南平原傾瀉,水到之處,盡成澤國。從此,地理書上多了一個象征苦難的地理名詞:“黃泛區”。

花園口掘堤沒能阻止侵略者的鐵蹄,卻給老百姓帶來了巨大災難。黃河水從天而降,一股沿賈魯河,經中牟、尉氏、開封、扶溝、西華、淮陽、周口入潁河至安徽阜陽,從正陽關入淮河;一股自中牟順渦河過通許、太康至安徽亳州,由懷遠入淮河。河南、安徽、江蘇三省44個縣市遍地洪水,1250萬人受災,89萬人死于非命。其中河南省受害最為嚴重,21個縣市、900多萬畝耕地被淹,47萬人死亡。1947年黃河回歸故道時,中牟、尉氏、通許、扶溝、西華、商水6縣的人口總數只有受災前的38%。

扒開花園口帶來的災難還不止這些。黃河奪淮匯入長江,又給淮河地區帶來連年水災。黃河把百億噸的泥沙帶到淮河流域,使淮河干流和許多支流淤塞。每到汛期,黃河洪水滾滾南下,淮河洪水漫溢橫流,大片地區被水淹沒;▓@口,自此成了黃河的傷口,成了中華民族的傷口!

扒堤的傷痛過去八年之后,花園口又上演了一場復堤堵口的悲歌。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國民黨政府決定在花園口堵口,引黃河回故道。并于1946年2月成立黃河堵復工程局,開始花園口堵口工程。

當時,黃河改道已有8年,其間,中國共產黨領導黃河故道兩岸軍民創建了冀魯豫解放區和渤海解放區,故道河床內的土地大部分墾為農田,幾十萬人在其中耕作生息。在這種情況下,如不先復堤而直接堵口,無異于再造一個黃泛區。況且黃河故道的堤壩工程在抗戰中遭到嚴重破壞,也急需修復。為此,中國共產黨一方面以大局為重,同意黃河堵口歸故計劃,另一方面提出了“先復堤、后堵口”的基本主張。而國民黨政府則以“拯救泛區人民于水火”為名,擬先復堵花園口黃河水門,使黃河歸故,陰謀再次以水代兵,水淹解放區。并下達了“寧停軍運,不停河運,限期完成,不成則殺”的命令,國防部長白崇禧親赴花園口工地督促施工。在此后一年多時間內,以周恩來為首的中共代表先后在開封、菏澤、南京、上海等地與國民黨當局和聯合國善后救濟總署的代表進行了十數次有理有節的談判,盡量推遲堵口計劃,為下游復堤和移民安置贏得了時間。

1947年3月15日,花園口堵口合龍,黃河隨即回歸故道。如今,在當年扒口、堵口的地方,有兩座六角的琉璃瓦紀念亭相對而立,俗稱“八卦亭”,亭內各有六面柱體石碑。西碑亭為國民黨于1946年所立,東碑亭為共產黨于1997年7月所立。碑文詳細記載了花園口扒口到堵復的史實。這兩座碑亭,記錄的是同一件事,但說法各一,誰是誰非,孰真孰假,歷史已經作出了公正的判斷。

黃河安瀾是在新中國成立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實現的。多災多難的花園口由于其特殊的地位,建國后成了治黃工程的重要樞紐。1952年10月31日,新中國成立不久,日理萬機的毛澤東主席來河南視察黃河,在距花園口不遠的邙山頭小頂山上,發出了“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的號召。之后,鄧小平、江澤民、朱镕基、胡錦濤、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曾親臨花園口,視察并部署黃河防汛與治理工作。

1954年,由省水利廳、黃委會、河務局共同組成力量,建立了引黃淤灌管理局和淤灌工程處,先后在花園口修建了4座引黃閘和提灌工程。昔日肆意橫流的黃河水,被有序引入土地,在這里旱田改水田試種水稻成功,黃河灌區,自此有了“風吹稻花香兩岸”的田園風光。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銀河去,同到牽?椗!边M入新時代后,作為黃河悲傷與安瀾見證者的花園口,憑借其厚重的歷史文化和獨特的區位優勢,按照“濱河生態健康城”的發展定位,持續打造“鄭州北大門,和諧宜居地”的靚麗新名片:京水大廟東崗合村并城順利回遷、四環快速化工程建設緊鑼密鼓、環境整治提升如火如荼、賈魯河截污綠岸初見成效、千億級醫療健康產業園、京水民俗文化街和富力建業凱悅廣場等一大批重點項目先后落地……如今的花園口,綠蔭掩映、花木爭榮、稻米飄香、魚躍河塘、美景如畫、產業新榮,宜人宜業宜居宜游,是名副其實的魚米之鄉、文明窗口和幸福之地。歷經千年滄桑的花園口,像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黃河岸邊,煥發出讓世界矚目的耀眼光芒,亦必將在未來的歷史畫卷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編輯:娉婷]
欧洲足球指数中心 目前欧冠积分排名 安徽福彩25选5开奖 财神捕鱼下载送彩金 娱网棋牌游戏大厅 30选5最高奖金多少 公司怎么发行股票 期期单双20码中特 茅台股份股票行情走 四中四免费送平码 开元棋牌平台